986

主题

986

帖子

334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345
发表于 2018-5-10 01:23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
   
    走出泥沼的男人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李军刑满释放那天,天晴朗得像他的心情。他经过四年的劳改后,全身心像一个出生的婴儿。他有一肚子的梦想,他要重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,要将过去因抢劫罪所犯下的耻辱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洗涮掉。
      
    但父母却为这个已过二十八岁的儿子担心,生怕他又会走老路。李军当即跪在父母跟前表下决心,此生就是再苦再累,他也不会干违法犯罪的事情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但村里人却在暗地里讲他的闲话,并且有人还造他的谣言。谁家东西失窃了,就会上他家旁击侧敲地说说,他们虽然没有明说是李军偷的,但那话听起来好像就是他李军偷的一样难听。这些李军都还能忍受,心想只要自己行得正,时间会证明他是清白的。最让李军恼怒的事情是他相了三次亲,都被别人从中讲闲话和造谣给搅黄了。
      
    这次上河东村相亲又是被村里人说闲话和造谣言给搅黄了,李军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愤恨,起家里的斧头,要去找那个说他闲话和造他谣言的李三老婆算账。李三的老婆当天幸好不在家,躲过了这一劫。
      
    那天,李军的父亲被组里的人从田里喊去劝回了李军。李军在村里这一发火,使村里人更加对他有了些异样的看法。他知道家乡已经没有他新生的路了,他得逃离家乡进城去,找新的出路。
      
    父母不放心他只身一个人进城打工,便找亲托友想找个人带李军出去。但别人都躲着李军,他们担心带李军出去会带上个麻烦,要是李军到外面不务正业,又干犯法的勾当,他们也会招来麻烦。他们都是平凡人,经不起李军的折腾,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,他们都躲着李军。
      
    一个多月过去了,没有一个人愿意带李军出外打工。李军生性好强,他就不信自己单独进城就会饿死。于是他不顾家人的劝阻,毅然背起简单的行李进到黄岩。
      
    黄岩是个新兴的工业城市,一切都在起步阶段,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浪潮。但李军不想进工地干死硬的小工,他觉得那样没有一点发展前途。可黄岩这地方,工厂极少,找份工作十分困难,而且工资都是半年才结一次账的,生活费都得自理。这下难住了李军,他出来打工从母亲手里只拿了四百块钱,除去车费已经所剩无几。在黄岩找了几天工作后,没有一点希望,口袋里仅剩下十二块钱。这时李军感觉天昏地暗,自己就要面临流落街头的厄运,要是不重旧业,干违法的事情,自己就得像所有流浪者一样到垃圾桶里捡吃的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彷徨地走在并不繁华但很热闹的街道上,穿行在人流里,眼睛又贪婪地瞄向路人的钱包,罪恶的心理一点点在复苏。但他走了好几条街,脚都走酸了,李军最终还是放弃了罪恶的打算。他走进一个建筑工地,心想先找个安身地再做打算,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找到工地上的包工头,说:“只要有一口饭吃白癜风该怎么治,我帮你干活,工资你看着给。”
      
    包工头说:“你明天上工试一下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在建筑工地干水泥小工,一个月后,李军去找包工头支这个月的工资。按照普通工价计算,小工每天是二十五块钱,但包工头只给李军一天五块钱。李军想求包工头多开点,至少也开个十块钱一天。
      
    包工头骂道:“你干就干,不干滚蛋。外面大把的人找不到事做,你自己看着办,没人拦你。”
      
    被包工头这么一说,李军一怒之下要包工头结完工资,除去以前他向包工头支的五十块钱之外,扣除一些工具方面的杂费最后只剩下七十几块钱的工资。李军斗不过包工头,只能自己打掉牙和着血往肚里吞,谁叫自己当初进来时已经跟包工头说定了呢。李军捏着这七十几块钱,愤然地提起行李离开了工地。他走在人海茫茫的街头,感觉这座城市到处都是人吃人的恶人,罪恶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又时不时地冒出来。但他一想到曾经走过的弯路,那是一条通往地狱的不归路,他已经回头走出来了,无论如何他也要咬紧牙控制住自己的罪恶念头,不能让它再次将自己摧毁。
      
    这天,李军走到上村找工作,看见一家叫“周记饼店”的小作坊在招一名杂工。李军鼓起勇气走了进去,里面光线暗暗的,有三个男员工在搓面、搅粉、蒸糕等,忙忙碌碌的。老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,见他黑脏的外表,便一口拒绝他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向来不愿意求人,骨头很硬,要是在平时他被老汉这么一说,肯定二话不说就会掉头走人。但现在的李军,已经走投无路。他想:横竖都是死,连死都不怕了,我还怕什么。他从工地出来之后,已经找了四天工,口袋里那几十块钱也所剩不多了,要不快点找份工作安顿下来,自己要么饿死,要么重走老路,或者再去工地干那种没钱又累人的小工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想起这些,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和表白欲望,他急切地向老汉编了一个漂亮的谎言:他对老汉说他刚从家里出来找工,钱包被小偷偷了,没办法到工地上干了一个月活,老板管吃住,一个月下来才给了他一百多块钱,他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。他说寻常型白癜风的偏方:“老板,你放心我干活会很卖力的。我不怕吃苦,你就招我吧,不信你就试用一下。”
      
    老汉上下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健壮的年轻人,是个干体力活的料,外表也像老实人,他这里反正招的是干力气活的杂工,又不是招什么酒店的公关先生,管他外表干净还肮脏,是白还是黑。于是老汉在看完他的身份证后,说:“试用三天,如果可以就留下来,包吃包住,一个月三百块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知道这个工资显然是最低的,但他心里很快闪出一个小九九的算盘,就是老汉做的是饼食,自己为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向老汉拜师学艺呢。
      
    试用期三天很快就过去了,李军用自己的勤劳赢得了老汉的信任,被正式聘用。老汉姓周是当地人,做饼食和当地人最爱吃的蒸糕,有二十多年的历史,在当地还算小有名气。李军的工作是负责每天早上天不亮起来,骑着三轮车去送货到各个销售点。
      
    在周记饼店的四个月里,李军一有空,就会主动到生产车间帮忙,以便偷师学艺,干活更是很勤快,一些配原料的工序,李军渐渐摸出了点小门道。当叫阿兴的员工辞工离去后,李军主动向周老汉请求,想到车间干活,送外卖的活如果实在招不到人,他也愿意兼做,工资就由周老板看着给。
      
    周老汉说:“你吃的消吗?这活挺累的,一般人干一份就叫苦叫累了,你一个人干两份,我怕你到时受不了拍屁股走人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说:“周老板你放心,我什么本事都没有,但吃苦耐劳我还是有的。我不会说话,你要是相信我就让我去干。”
      
    周老板没有理由再拒绝李军。
      
    到了年底,李军在周记饼店做了七个多月,现在工资也涨到包吃包住每月四百五十块。工资是小事,最重要的是李军已经偷着将饼食和蒸糕的制作工序掌握了一些。因此,他有了明确的人生理想,他打算等自己攒足了钱,然后去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食品店。为了攒钱,当年春节,李军没有回家过年,他一个人住在空荡而又阴暗的宿舍楼里。
      
    大年初三的中午,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来叫他。李军认识她,她是周老板的三女儿叫周三娜,前年离了婚,带着一个九岁的女儿过日子,现在开了一家杂货铺,就挨着周记饼店。李军要买什么东西,常到她那儿去买。两人也一来二往也就熟悉了,但彼此还没有单独来往过;像今天这样周三娜来叫李军到她家过年的热情劲,还是头一遭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有些受宠若惊似的应邀而去。他也正需要找个人来说说话,这大过年的,这地方他一个熟人也没有。这些天他整天就窝在宿舍里听收音机,听着窗外别人过春节的喜庆劲,实在闷得发慌了。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家里没有别人,就她一个人。她给李军端上一桌早就做好的丰盛午餐,坐着陪李军边吃边聊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问她女儿:“小敏呢?”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笑着回道:“到她爷爷家去了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便不再问了,尽说些客气话。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一边热情地劝李军吃东西,一边像大姐似的询问李军家里的情况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有问有答,显得有些拘谨;但李军很快就发现周三娜今天的话特别多,从讲到她跟前夫离婚的事情,到问李军的家庭情况,这些话都让并不笨的李军感到周三娜是在向他暗示什么。
      
    几杯酒下肚,周三娜的言行渐渐更大胆了,她眉目含情的朝李军望,弄得李军心里痒痒的。李军咽着口水,心里怦怦直跳,不知所措。这女人虽然三十多岁又生了娃,长得也不漂亮;但李军毕竟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穷光棍,长期没沾过女人的苦闷,使他在这方面的抵抗能力变得十分脆弱。何况他曾经还是社会上浪荡过的流氓,对这种男女之间的调情把戏,他是深谙门道的,渐渐他在周三娜的热情奔放的说笑里放开了色胆,不再拘谨,也适当地说些酸溜溜的俏皮话。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被李军的话逗得乐不可支,抬起手去打李军放在桌上的手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像得到周三娜的许可证似的,急不可耐地一把将周三娜拉进怀里。顿时,两人弄得桌上的菜盘叮当作响……
      
    他们完事后,赤裸地躺在床上,不愿意起来。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躺在李军的怀里,说:“李军,我问你一个事,你不许骗我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搂着周三娜,说:“你问吧,我保证不骗你。”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张了张口,又不说了,像很难开口似的。
      
    李军看她这样,就问:“你想问什么,问吧,我说过不骗你。”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问:“你有没有想过娶老婆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说:“想过,但我现在这样,娶不到了,没人要。”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说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说:“本来就是嘛,我很穷,年纪又大了,又没有技术,哪个女人会嫁给我。”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轻轻地拍一下李军的胸部,娇滴滴地说:“你不向人家求婚,人家怎么好意思自己开口呢,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一听这话,心里有数,他并不是一个纯真的毛头小伙子,他可是走过黑道蹲过大牢的男人,世俗的男女关系没他不知道的。他也不笨,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。他听出这个比他大三四岁的女人的话外之音,便开玩笑似的说:“我向你求婚,你答应不?陕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      
    周三娜娇笑着用粉拳打李军,“你这么说,我不答应。好像我是没人要的。我呀,虽然老了,但追求我的男人照样还有大把。我要不是看你这人实在勤奋,我才不理你呢。”
      
    李军说不上喜欢周三娜,但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条件根本没有择偶的余地。周三娜人也不算太差,虽然周三娜的年纪大了点,又有个九岁的女儿,可周三娜待李军不错。他一个穷光棍能娶到这种女人,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。
      
    1999年4月份,李军跟周三娜决定结婚,双方商定李军入赘周家。李军本来不愿意入赘周家,因为做一个上门郎是很丢人的事情,一般男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都不愿意做上门郎。其实李军真正答应做周家上门郎的原因,主要是考虑到户口的问题,并不是因为周三娜,如果周三娜是他那种穷山沟里的,打死他,他都不会入赘周家。但现在李军入赘周家,他就可以将户口迁到黄岩来。这边正在搞经济建设,比他的穷家乡要富裕千百倍,虽然入赘的名声不好听,但李军因此会有个好前途。



上一篇:情感三步曲
下一篇:那段岁月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2

帖子

6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5
发表于 2018-5-11 21:2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guGu交易平台 : 你想到的100%都能交易噢!!












想赚钱的看这里→ gugu.so/?61339a6f61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23

帖子

6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6
发表于 2018-5-12 13:2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gUgU交易平台 ~ 就有卖的噢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21

帖子

6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64
发表于 2018-5-12 19:4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guGU交易平台 : 正在卖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和家网论坛 ( 新ICP备13000060号 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